实际行动抓安全才是硬道理

井下是怎么挖的?不会是用掀吧?煤是咋上来的?为福州警方点赞!支持小伙子!受惊了!多少矿难源于麻痹大意,像井下斜坡输送车,绝对要定期检修。输送作业人员不得超载,我看这两样一个未做到。安全年年查,事故天天有。逝者安息!家属节哀!民事责任用不用负没有说。说什么都晚了!相关领导必须要下岗!!这是血的代价啊!安全责任人必须要判刑!!!高高兴兴上班,平平安安回家。这不是光嘴说,而是用实际行动抓安全才是硬道理!!!每时每刻都不能放松安全的重要性!为赵宇伸张正义鼓掌,谢谢这位好人。
这就是对生命无视。应该严肃处理!什么精神病,砍了人找说词/该关起来严判!!刚过了新年就发生不幸?願逝者安息!时时刻刻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!希望国家打黑除恶要持久,加大刑法处罚!发现一起,坚决一查到底!让这些人无法在保护伞下生存!什么车辆造成这么大的伤害。为福建警方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点赞!弘扬社会正义!正义可能会迟到,但正义永远不会缺席!我现在更想知道另一个当事嫌疑人警方对他的处理结果,好人有好报,恶人必须有恶报。你还不如畜生呢,拿畜生和你比,都糟蹋畜生的名。这个就只好找马云去了,假货。又是有精神病史,那咋不对自己人下手呢!如果是真的那就应该关精神病医院一辈子不需出来,万一哪天再犯呢。黑暗地方有你在,明天会更好。
不是报道说,是警方实实在在拘留了十几天!所以有个简单的办法,叫作十日观察法。在中国的话还是建议各位打针观察发。这也敢非法购买可见管理者的心是暗的。生活啊跑的太快了,我们要落后啦。看来网货真的害人啊!!!又是精神史,去年还是前年也发生砍小学生事件,也是精神史。

一枕黄粱梦

聊天宝倒是没用过,看那个图标真的是没有勇气用下去。池老师你怎么看聊天宝?我从一开始就觉的聊天宝的方向就不应该是。其实这种软件都慢恶心的。现在钉钉支付宝都没怎么活的太好,何况他们还有很不一样的功能和兴趣点。其他的,怎么干的过微信啊,目前来看。无所谓啊,拉不拉黑我都不关注他,况且就是负隅顽抗,我这也是说对了。瞎说,只是罗永浩从股东里退出,聊天宝是别人的了。一开始就不看好,一枕黄粱梦。
老罗的日子不好过,太艰难了。只靠融资烧钱,自己没赚钱业务的公司真不能待,说没就没啊。哈哈哈微信“你谁呀!”。一开始就不看好子弹短信,更不看好聊天宝。什么“送换夺”活动真的是烧投资人钱,完全不可持续。
iPhone旗舰降价一两千,罗老师这是去拯救子公司好吗。老罗:就喜欢你们不懂情怀的样子。专心说相声算了,当产品经理他实在没这能力。我还以为罗老师这一次一定成呢。海舟可咋办啊,国军退守台湾,您是去还是不去呢?我们的母亲河,给生态保护会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。
有钱能使鬼推磨,装装样子就可以了,已经对你们失望至极了,基层干警的专业水平要想办法提高!新闻越短,事态越严重!早知今日,下半句怎么说的?警钟长鸣,安全第一,愿逝者安息吧,天堂没有事故!都是事后采取措施,那么事前干啥去了。

湿热的空气

这里的温度可比真钱葡京暖和多了,湿度也比真钱葡京大,我一下火车就感觉到了湿热的空气,虽然现在的天气用湿热来说不是很恰当,但是对于一个刚从高寒地区来的人来说,微小的温度和湿度的变化,足以使他察觉两地的气候差别了。
现在我坐的大巴行驶得非常平稳,长江时不时的在车窗外展现她平静高贵的面容。大巴里开了空调,微微凉爽的风吹拂着头,我的思绪是很清晰的;虽然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小姐一直在嗑瓜子,不断地弄出打扰人的声音来,却也没有让我感觉到心烦。我现在只要进入沉思状态,便不再受这些微小的声音所打扰,这可能是因为旅途中吵闹的氛围让我习惯了吧!
行程就快接近目的地了,虽然旅程十分适合浏览异地风景,但是压在我心里的东西却难以让我放松下来。越来越接近目的地了,我没有心思看风景,更别说看到不同的生活场景联想到不同的生活方式了。二姐会不会反对我的做法呢?我想以她善解人意的性格来说,她不至于不会体谅我的心情吧?呵!但愿此行会有个很好的结果。
现在突然怀恨起那个蛮横无理的班主任,她轻易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,如果不是她,我可能还在同学之间看我喜欢的书籍!唉,正像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一样,我也不会在她面前承认错误……唉,这方面的话题就此打住吧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解决当前困境。

上葡京国际子孙满堂

关岭是一个小县城,在安顺过来一点,大概有四十分钟的旅程 。旁边是出名的黄果树,据说每年都有几百万人来往游玩,怪不得我认识的黄果树大多是土豪,我想就算是几百万头猪,每个留根毛,我也许都能开上个制毛厂。我家楼上是一个女生家,那女生长得不好不坏,性情温和。她经常来我家做美容,在我看来她是个生活精致的小女人,我不知道她生活感情方面,我没有窥探别人生活癖,我也不是她爹。我唯一对她印象深的是她每次来都会带些糖,然后分一些给我。其实我不太喜欢吃甜食,我想她眼神大概不好,不然不会看不见她往常给的都还平静的躺在我家客厅桌上,我想再给点时间,或许他们会子孙满糖 。那天她洗着脸,当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她蹲在那里哭,我用脚趾头加我的屁股大概也能想得出,这个年纪的女生不外乎就是失恋。
我递一张纸巾给她,她抬起头狼狈的笑笑,我一句话马上让她又笑不出来,我指指客厅沙发:去那里哭,我上厕所,有前列腺,急。 她白了我一眼。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哭,正若无其事玩着手机。女生大概算是这世界最为奇特的生物,幸好我妈给我说我这辈子应该不用去为这种复杂的生物而焦虑,她给订了小门娃娃亲,我要是愿意,现在都能去生个儿子玩。
我座正沙发上无聊的刷我的屏,她拿着那一窝看来注定无法子孙满堂的糖边吃边惊叹:没想到你也喜欢跟我一个口味的糖。我白了一眼她,没有说话。
小时候幼儿园的时候,有好几次老师发零食都会把我遗忘,直接掠过我拿给别的小朋友。我每次都会哭,很竭斯底里。但老师往往走得很块,听不到或是不在意 。后来我明白了两个道理,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,再挣扎也没有用。第二个道理是,我必须更出彩才不会被忽视。我看着这自言自语的她,没有打断。忽然觉得她有点可怜,大概去做美容的人都不喜欢被忽视。我老家是湖南的,高中时我有差不多一百五十斤,在班上确是最平庸的老师,即使读了三年,还是会有老师不记得我名字。高考结束的时候我减了三个月的肥,然后瘦到一百斤。那些减肥的人常说不瘦就死。但你或许想象不到我真的是用生命来减肥,我每天只吃一顿,每天要跑上二十圈。后来大学时候追我的也有那么些人,有好有坏。但我选择了他,他学数学的,认定一切都必须有答案,总是理性过度,然而在他眼里只有我。知道么,我就想要这种,眼里只有我,而不是容得下我。我说不喜欢吃火锅,那就吃炒菜,即便要贵些。女生就是这样感性。

冷锋过境

在他入狱第二年,F跟G恋爱了。G比F大十一岁,是个离婚男人,有一定经济基础,开一架奥拓。但他有一个八岁的女儿。第三年两人就同居了,G好赌,所以F把钱都藏很好,G也很厉害,找钱方法特别科学。他们两人围绕着钱的躲与找的方法与故事都能拍一部科教片了,对于那些拼命藏私房钱的男人无疑是葵花宝典这类型的秘籍,对于那些找男人私房钱的已婚妇女也大致是独孤九剑这一类的神功。我大致算了一下,F躲钱地方有:温水瓶的夹层,床垫空心里,马桶垫子里,鞋架下,装饰画后面等……,可G居然都能找到,我想想都觉得很佩服。我觉得G应该去当警察,凭他本事,哪有毒品和走私货进得了我国门,贪官这些又哪躲得了赃款,我今天都还在为他没被警察队伍发现而可惜。
后来他们还是分开了,那是他入狱第八年。再过两年他出狱了,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去见F,然后他们就从新在一起了,出狱后第二年他们就结婚了,再过一年就有了个女儿,很可爱,也很聪明,眼睛和脸型像F,其他都像他。然后他去考了驾照跑起运输,那几年生活还不错,起了一栋房子。
去年他再次因为贩毒被抓,这次原因我不知道,也没追问。我妈和F为他四处奔走,后来终于改判五年,他再次入狱后家里失去经济来源,所以F来和我妈开了这个美容院。
这世间的感情实在无需有多过于波折与壮烈,或许像c那样平淡不也很好?B栋24号里的每个人都有故事,但或许在他们看来那些其实什么也不是。
午夜电台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耳机里,晴转多雨的天气带着有种凉意,不好不坏,至少怕冷也怕热的我是这样觉得。按地理老师的说法,大致是因为冷锋过境。大概过境完毕就应该多云转晴,然后阳光明媚。

文化的悲哀

前几天,在新华书店买书,看到本地作者出版的书足有十几本,有一本的扉页上还留有作者赠送某某的字样,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没有送出,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而到新华书店里来了,不由让我想起,弟弟送我的他办公室的几袋书中,就有一本是当地作者的书,在扉页上有作者签名赠送给县长雅正的字样,但这是一本崭新的书,不见翻动的痕迹,县长肯定没看过,弟弟也没看过,我看了几篇,也不想看下去,这些文章远没有网上的文章精彩,看了也是白白的浪费时间。
出了书店,到书亭买杂志去,这是全县四十多万人口唯一一个卖杂志的地方,今年我已来过好几次了,每次主要是买《散文选刊》与《小说选刊》,但《散文选刊》一直没买到,这次又是一样。
我问店员:怎么又没有《散文选刊》了?是卖完了还是没卖了?
她说:没卖了,主要是没人买。
我问:你去年每月订的是多少本呢?
我的天,一个几十万人的大县,文化人多的是,每年出的新书远不止三本,而每月三本《散文选刊》都卖不了,这还是一个有文人味的县吗?
曾听文友说过,出书就像出报纸,出书的人多,看书的人少,出的书多到没人看了,浪费资源不说,把自己辛辛苦苦出版的书,一堆堆的码在自己的书房中,不说卖钱,送都没地方送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怪象——书出得越多,越没人看。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文化的悲哀吧。
也许这些文人铜臭味太浓,都喜欢爱慕虚名吧,都想出书,都想成为作协会员,认为书出得越多,自己就越有文化实力,越有文化品味,却全然不管有没有人去看,有多少人去看。也全然不管,连《小说选刊》、《散文选刊》这样的名刊都没有人去看,包括他自己都不想去看,还有什么人去看他自己出的书呢?要不就是花公费出版的人,或是多得只剩下钱的人。

生拼硬凑的感觉

写小说最主要写的是人,没有人就不是小说,它不像散文与诗歌,可以不写人,它是非要写人不可,还要把这个人物写好写活,为了写好这个人物,才有细节,才有故事,而所有的细节与故事,都是为了这个人物服务。
对一个初学者来说,怎样才能写好小说中的人物呢?
小说可以写很多的人物,每个人物都应该各有特色,但人物多了,又不好把握,与小说无关的人物,尽量不写,写了也是多余的,没有半点作用。当然有些人物是为另一些人物服务的,比如比照、映衬,也就是说,要想展示出一个人的好,你就可以多写一个坏人,主人公如何的好,坏人就如何的坏,那就可以更多地展示出主人公更完美的形象。
至于怎么把这个人物写神,写的活灵活现,那就是你使用的这些细节与故事,是否得当,也就是这些细节与故事是否适合这个人物的个性与特征,比如你写他的强势,那你就不能写他的弱势;写他的能力,就不能写他的蠢笨,写她的外在美,那你就不能写他的外在的丑。当然,人无完人,人也有对立的一面,每一个人都不是那么完美,人物过于写得完美,反而失真,就像一个英雄,英雄也有内心柔弱的一面,在你尽情展示出他英雄一面的同时,不防也可以展示一下他内心柔弱的一面,让人看起来,更有血肉,更具真实性。
写好一个成功的人物很难,因为他涉及到很多的内容,也就是要紧紧围绕小说的主题来服务,我说的细节与故事是为人物来服务的,而人物又是为主题思想来服务的,你小说的主题想要表达什么,那你的人物就要为这个主题来服务,如果你写偏了,你人物写得再好,你这篇也不会是一篇成功的小说。但你只有先把这个人物写成功了,你的小说才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。所以写小说,先要学会写人,如果你连人物都写不好,那你的小说也就不用写了。
成功的小说都在某个环境包括场景中写出来的,这个环境或场景有大有小,大的可以是国际与国内的形势,或某一个重大历史事件,小的可以是一个家庭背景,或某一个小圈子,小说中的人物都与这个环境有关,也都与这个背景有关,在塑造这个人物的同时,塑造这个人的细节与故事都应该在这个环境中产生,离开了这个环境,这个人物就缺少了真实性,就会有一点生拼硬凑的感觉。所以,写好这个人,你必需先要熟悉这个环境,环境不熟悉,你就肯定写不好这个人。
所以,你只有先把人物写好了,写得得心应手了,那些故事与情节,你就知道该怎么的去运用到人物的身上,从而去深化或拓展主题了。

真钱葡京完美至极

十伢待众人都走了,才从树上爬了下来,回到大王庙,从树丛中拿出灵屋,依旧背回财主家。
这财主的老婆新死,手下有一个小丫鬟,年方十六,皮肤白皙,洁白无暇,长的甚是美丽,老婆在的时候,就垂涎丫环,只是不能得手,老婆死后,好几次又都被十伢搅散。这丫环平时又躲的远远的,要不就与少奶奶们在一起,晚上与其她几个丫环在一起睡。这次好不容易把十伢打发走了,又是过年,有事没事,可以找她来帮下忙,偏偏不见她的人影,直到日影西斜,才见小丫鬟从少奶奶的房中出来,便一把拉住 她,说:“小东西,老爷我找了你一天呢?居然人影都不见你一个,老夫人都走了这么久了,我那里乱七八糟的,你去帮我打理一下。”小丫鬟知道她的用心,不敢去,但被他拉住,没奈何,被他拖了过去。一到房中,财主就掩上门,一把抱住她,一张臭嘴就拱了过来,小丫鬟撇开脸,只是挣扎,因他是老爷,自己又是他们买过来的,又不敢叫,只是双手抱住自己的衣服,嘤嘤的啼哭,财主的双手却只是在小丫鬟的身上游移,因天气又是正月初一,虽然天晴,但人人都穿袄衣,小丫鬟的双手只是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裤腰,财主的双手无论如何也伸不到小丫鬟的衣服里边去,真的是亲也亲不着,摸也摸不到,不由一时闹的性起,把小丫鬟抱起往床上一丢,拉住她的衣服就扯,“吱”的一声,外衣破了一截,小丫鬟一急,大哭起来,双脚不由向财主踢去,财主不防,被小丫鬟踢的滚到了床下,甩了个四脚朝天,小丫鬟爬起来就想跑,又被财主抓住了裤脚,却再也不知道紧紧的抱住腰,双手只是向财主推去,被财主抓住衣服往上一扯,上衣早被财主丢到了一边,只剩下裤与肚蔸,小丫鬟从没在男人面露过身体,这一急让她本能地去抢衣服,却又让财主抓住她的裤脚,又是一拉,大衣大裤的,不由的被财主脱了个精光,唯只剩下个肚蔸,小丫鬟只好大哭,并大喊:“来人啦,来人啦!
大家都知道财主喜欢小丫鬟,见小丫鬟在财主的卧房中大喊大叫,只是偷笑,谁敢走拢过去,连少奶奶听了,也只不过是打起一张粉脸,躲到房中去了。财主对小丫鬟的大喊大叫,本还有点顾忌,见小丫鬟大喊大叫了好一歇,并不曾有半个人过来,财主不免胆大,一把扯下小丫鬟的肚蔸,骑了上去。
十伢背着灵屋回来,见众人都在远远的偷窥老爷那边,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急跑几步,听见小丫鬟的大叫,忙高喊:“卖灵屋罗,卖灵屋罗!”随一脚向财主的卧房门踹去。
财主见是十伢回来了,几次的好事,都被他败坏,不由恨的牙痒痒,见他敲门甚急,只好让小丫鬟穿上衣服,打开门,气糊涂了的骂道:“你敲那门子的丧啊。”
小丫鬟趁财主与十伢争吵中,忙忙的夺门跑了。
十伢却淡淡的说:“老爷,我背着灵屋,跑了几十里,人家新年新岁的,都高兴着呢,没见一个哭的,连小孩也不见有一个哭,刚一走了回来,就听见了哭声,我还以为这里又死了人呢。”
财主不由气的牙痒痒,恨恨的说:“你这个丧门星给老子滚吧,老爷我再也容不下你,请不起你了。”
“老爷,你今天早上还金口玉言,要我发财呢,早上答应的,晚上还没到,怎么就不要我发财了呢?再说按协议谁违约,是要罚二两银子的。”
财主气的不想与十伢说话,打开衣柜,算清银两,递与十伢,只说一句:“滚,给老子滚远点,快滚!